。。。。。。Juicy九寻

那种感觉可以似是触电、可以像时间停顿、也可以让你呼吸困难如缺氧般。

【Lion Hearted 14:00】兔先生的恋爱罗曼史

知名跑路写手卖肝产出6966字大甜饼还不点进来看看吗!!

祝阿坤二十岁生日快乐!!!生日当天要吃甜甜的蛋糕和兔兔哦w

那么接下来的故事希望大家也能够喜欢啦

*注意:甜度max++++++++/沙雕max++++++++/OOCmax++++++++/一发完结/HE

 

 

*

 

大家好,我是蔡徐坤。

 

今天,我发现和我谈了六年恋爱的男朋友是个兔子精。

 

顶可爱的那种。

 

*

 

“你是正廷?”蔡徐坤穿着黑色背心沙滩花裤衩,岔开腿坐在沙发上,一脸严肃地看向乖乖巧巧蹲坐在茶几上的小白兔子,“是的话就点点头,不是的话就摇头。”

 

兔子睁了双水汪汪含着凉泡泪的大眼睛,眼睛旁自带的一圈儿眼线看起来精神极了。三瓣嘴儿上细细的白须颤颤巍巍的。他点了点头,又像是怕蔡徐坤不相信似的支起身体来了段看起来令人忍俊不禁的舞蹈。

 

“你是……兔子精?”蔡徐坤险些被充了大气泡的啤酒呛着,一副世界观被人击碎的样子,“不是,不是说过建国后不能成精吗?”

 

“那你这小兔子精不会是个百年老妖吧。”天知道他二十六来是多么地坚信无神论,却在一夜之间被彻底颠覆,他忍不住啧了啧舌,却被小兔子误会成嫌弃他年纪大了。

 

小兔子立时便跳上沙发,用软绵绵的前爪扒着他的大花裤衩,眼巴巴地盯着蔡徐坤直将人盯得心都化了。他急急地摇了摇头,又往蔡徐坤身上刨了刨,却被滑溜溜的丝质布料绊住了脚。

 

下一刻,他便被一双温柔的大手抱进怀里,对方甚至还揉了揉他薄薄的肉粉色耳朵,又亲了亲他的小三瓣嘴,“我的小祖宗你往哪儿刨都不能……哎呦!”

 

蔡徐坤揉了揉自己被小兔子揍得泛了红的鼻子,心下暗叹果然变了兔子这下手的功力还是半分不减啊,这战斗力可了不得。

 

朱正廷用后爪扒拉着短短的耳朵遮住自己的脸,用毛茸茸的爪子揉了揉两腮的软肉,才怯怯地抬起眼来看被自己一拳揍得两眼昏花的男朋友。

 

忘记收着点力气了诶。他用手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庆幸原型的自己脸上覆着一层白白的绒毛。

 

*

 

事情还要从今天早上说起,至于为什么蔡徐坤没有质疑过这只凭空出现的兔子的身份——

 

今早起床的时候,因为前一天过于紧密的工作行程而身心疲惫的蔡徐坤选择搂着自己的舞蹈家男朋友多赖会儿床。正在他闭着眼想亲亲朱正廷软软的唇瓣好让对方色令智昏,陪着自己再躺一会儿的时候,怀里的人突然就不见了。他一惊,睁开眼就和侧躺在床上的软绵绵兔兔面面相觑。

 

对方甚至因为惊吓打了个奶声奶气的喷嚏,随后脸上便出现了颇为人性化的心虚的表情。

 

于是就出现了后来一人一兔坐在客厅严刑逼问的一幕。

 

二十八岁的朱正廷早就能自如地控制使用自己的法力,他自信能瞒过身边所有的朋友,素来行事也坦坦荡荡,绝对不会有哪个不长眼的道长把自己捉了去干吃力不讨好的事儿。

 

虽然他已经考“合法成精证”和“三界通用身份证”整整五次,在今年四月再一次fail了。但这无伤大雅,无伤大雅。朱正廷心虚地伸出粉色的小舌舔舔鼻尖,毕竟自己是只为艺术献身的伟大的兔子,没能好好学习考出双证也是可以谅解的嘛。

 

他蹲在蔡徐坤的肩头督促他煮午餐,“咕咕”地叫着,最后眼看着他把陈醋当成生抽倒进炒锅里的时候纵身一跃关掉了煤气灶,一张可爱的兔脸上露出瞋目切齿的模样,却是叫对方忍不住笑出了声,揉了揉他气得鼓了起来的肉肉的脸颊,“一家人呢,只要有一个人会做菜就可以了。”

 

他摸出手机,点开某点餐软件,理直气壮地说:“早知道到头来都是白折腾,还不如早就在命运的安排下点外卖,都怪你。”

 

他用食指点了点小兔子的头,一不小心将他戳地打了个滚儿。他看着小兔子被迫团成了兔球艰难地完成了后滚翻,一脸懵圈地坐在茶几上。

 

蔡徐坤努力压下唇角的笑意,十指翻飞飞快地打开了相机后置摄像头,迅速连拍,被萌得双手捧心目露精光,“正正,你还要多久才能变回来啊。”

 

他状似不经意地一问,语气里是满满的担忧。看见糯米糍无精打采地融化在茶几上,颓唐地摇摇头,蔡徐坤上下嘴皮子一碰,就把满肚子想说的话秃噜了出来,“不然这段时间你就当我的宠物吧,每天拍点照什么的绝对能把你打造成第一网红兔来转移视线。”

 

朱正廷正想摇头拒绝,却被蔡徐坤按住头顶动弹不得。

 

“你看,你自己也不能保证什么时候能变回来,万一粉丝看我微博这么久不发你的照片,肯定明天头条就是‘震惊!蔡徐坤朱正廷感情破裂?!’,人家造谣一张嘴,工作室的人辟谣跑断腿,你怎么狠心呀。”他就在兔子眼皮子底下用手沾了点矿泉水点在脸上,一副声泪俱下的样子。

 

朱正廷一掌拍在他手背上,飞快地窜进房间叼着自己的手机跳回到餐桌上,熟练地扒拉开锁屏,向他展示自己满满当当有着一千多张自拍的相册,骄傲地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脯。

 

“这些总该够了吧。”朱正廷“呜呜”地叫着,眯起了自己黑亮的眼睛。

 

蔡徐坤将他提溜了起来抱到自己身上,一双手将软绵绵的小糯米糍拉成了糯米条,食指轻柔地抚了抚他贴在圆溜溜脑袋上的短耳朵,被他这幅骄傲自豪的样子气笑了,“谁发自家对象照片发的自拍啊?”

 

于是朱正廷略一思索,觉得这确实是个转移关注点的好方法,便同意了。

 

蔡徐坤用手指抵住兔子软乎乎的肉爪,另一手摸了摸海棠兔柔软的脊背,却直将手心里的兔子揉成了一汪春水。朱正廷两眼含泪,自觉凶恶地瞪了眼蔡徐坤,背上温柔的抚摸却让他一下子便软了腰,喉间甚至发出了低沉的声音。

 

他双手捂住嘴巴,觉得自己脸上烧得慌,心里又狠狠骂了蔡徐坤好几句。他抱紧了对方作恶的手,张嘴就在那好看的手指尖上咬了一小口。他没敢用力咬下去,却还是让蔡徐坤吃了痛,一脸灿烂笑容地捏住自己的手指。

 

这人什么毛病啊?

 

朱正廷趴在茶几上歪了歪头,看着蔡徐坤忙忙碌碌翻箱倒柜地找纱布和碘酒。包扎好以后又一脸痴汉变态笑容地给助理打了个电话,朱正廷机敏地竖起耳朵却听到——

 

帮我买点兔粮回来,还有创口贴这种处理伤口的东西。

 

你嫂子买了只兔子回来养,认生,我没注意就被咬了一口。

 

不算什么事儿,去什么医院。不用,真不用,我还乐意着呢。

 

蔡徐坤含糊地又应了几声,就踱步回到客厅翻出上回朱正廷表演时录的影像看,吓得朱正廷正襟危坐把耳朵又安安分分地背在脑后,一副“我很听话”的样子眼巴巴地瞅着蔡徐坤。

 

“正正你看,你能不能现在跳一下这支舞蹈啊?”蔡徐坤将他放在肩头,两眼亮晶晶地放着光,嘴角噙着一抹怎么压也压不下去的笑意。

 

朱正廷面无表情地看着屏幕上的自己从容优雅地来了个空中一字马,内心一万句的mmp不知如何倾诉。

 

我看你这是在为难我兔兔。

 

*

 

最近蔡徐坤蔡天王家的兔子在网上那可是有名得很,隔三岔五的就上一次热搜,甚至有了全球粉丝后援会和反黑站,看起来像模像样的,让某蔡姓天王很是满意。

 

这新晋网红兔首次露面正是在蔡徐坤的微博,这一经露面便被不少粉丝捧为心头朱砂痣白月光,甚至调侃道要脱粉蔡徐坤转而入会“奥利奥全球后援会”。而合作的艺人也俨然一副后援会前线的样子,拍了不少照,甚至专门写了文案。

 

听说这奥利奥进来成了蔡徐坤的掌上明珠,不管跑去哪儿赶什么通告都要将它带在身边,让不少少女咬着锦帕两眼含泪,好生嫉妒。而在看到偶像连和朋友拍照的时候都让这兔子放肆大胆地蹲在脑袋上时,她们就更为不满了,直言要将奥利奥偷回家。

 

当然以上的粉丝心理活动均为蔡徐坤个人推测,毫无依据可言,反正他是怎么也不肯承认自己的魅力竟还不如一只兔子的。

 

而这种自欺欺人的心理在他收到一个节目组邀请时终于被击碎了——因为他收到的是某台著名萌宠节目《武林萌宠》的邀请。

 

“你是不是给他们都下了迷魂药,怎么一个个的见着我视线就咬着你不放啊。”蔡徐坤躺在床上恹恹地摸了摸兔背,委委屈屈道。

 

朱正廷翕动着小鼻子,觉得自己闻到了一丝丝醋味。他飞快地摇了摇头,凑上前去亲了亲蔡徐坤的嘴唇。

 

他可从来不去学这种惑人心神的法术,先不论他没成精证,就是拿了证动用了这种邪门歪道的心思,人事部的工作人员也是要把他们捉了去轻则思想教育重则禁入轮回。再则,以他的法力还没法get这种技能,惨死了。

 

“我才不干这种不利己的事儿呢。”朱正廷站直了身子,“咕咕”叫着,其中还夹杂了几声尖叫,让蔡徐坤听了又是一阵心疼。

 

“好了好了,我不说你了,这事儿也是我的主意,怎么能怪你呢。”他立刻将兔子抱到自己腿上,一下下摸着他光滑温暖的背脊。朱正廷浑身一凛,直觉不妙。

 

混蛋,叫你别摸我的背了!

 

无奈,朱正廷伏在蔡徐坤腿上呼吸渐渐急促,发出奶声奶气的叫声。他前爪拍了拍蔡徐坤的大腿,气气地瞪了眼蔡徐坤,蹬着后腿避免那颗露了尖的小肉芽蹭到对方身上。

 

蔡徐坤见状,便碰了碰他小巧的尾巴,将他按得紧紧贴在自己身上,击垮了朱正廷最后的一丝倔强。他慢慢地睁大了眼睛,小心翼翼地将小兔子翻过了身,戳了戳那肉粉色的小芽儿,“这是……”

 

朱正廷气呼呼地转过身去,眯着眼用手掌洗了洗脸。

 

而已经百度过何为“兔子摸背”的蔡徐坤露出了恍然大悟的样子,“怪不得以前每次我摸你的背的时候,你都会脸红诶。”

 

知道了就不能不说出口吗?

 

朱正廷恨恨地磨牙。

 

*

 

最后朱正廷还是答应去上节目了。虽然这并不是两人第一次一同上节目,偶像时期一起上过带娃综艺,公开恋情以后也一起上过旅行综艺,但以这种形式倒还真是第一次。

 

也希望是最后一次。

 

朱正廷抱紧怀里的小胡萝卜,一脸木然地坐在马卡龙色的小购物车里。而他的恋人穿着草木绿色的西服,系着印了柠檬黄条纹的领带,正弯着新月样的眼睛扬起唇角,用手指轻轻推着购物车,配合着摄影师做动作拍摄节目先导片。摄影棚主色是亮眼的柠檬黄,地上摆着松软的粉蓝色半球形靠垫和粉色的球灯,半空中也飘着可爱的气球。

 

“挺不错的。”导演满意地笑着,挥手让下一组常驻嘉宾接着来拍。

 

蔡徐坤可不是什么节目都能请到的,这回他们可是下了大价钱。可这也是没办法,节目前两季的收视率相当喜人,于是当他们兴致冲冲紧接着推出第三季之后,却发现整季节目呈高开低走的趋势,原因无外乎是观众们已经看腻了猫咪和狗狗,而正在导演发愁的时候蔡徐坤疯狂晒兔,让导演找到了一丝灵感。

 

于是——

 

蔡徐坤看着下一位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女生抱着一只雪貂接着拍摄时,还是有些被镇住了。

 

“我突然觉得在雪貂面前,你是多么地大众化。”蔡徐坤望着朱正廷的双眼,握住他软绵绵的小手,真挚地说。不用怀疑,皮皮坤又吃了一记爱的拳拳。

 

*

 

最后朱正廷看着面前这一大群的妖魔鬼怪,还是不得不承认蔡徐坤的话说的没错。

 

朱正廷因为警觉而微微竖起的耳朵敏锐地捕捉到一丝不寻常的声音,他一转头便看到一只蜥蜴探头探脑的,将一张大脸凑到他面前,因为要盯着他而对了眼,喷着气以示警告。

 

歪日啊。他两眼一翻直直仰了过去,下意识地触发了原始技能——装死。

 

让一旁的蔡徐坤看了焦急得很,又碍于摄像头只能暗自焦虑,直到看到自家对象偷摸摸地将大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儿,看到蜥蜴大哥还愣头愣脑地趴在他身边又赶忙闭上眼睛,他才完全放下心来。

 

第一期的拍摄任务并不算轻松。首先要由各位嘉宾通过游戏考验获得绸缎、蝴蝶结等饰品,将自己的宠物打扮得漂漂亮亮,再由各位嘉宾和一些充当路人NPC的工作人员通过投票形式选出第三届“武林萌宠”的美貌C位。

 

早先,蔡徐坤搂住朱正廷看剧本的时候对此嗤之以鼻,认为根本没有必要。然而当他看到那么小一只的海棠兔蹦到剧本上指着“美貌C位”四个大字蹦来蹦去的时候,他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他恍然间想起他们初始在一个偶像选秀节目时,对方对自己的外表是多么的自信,对C位的渴求是多么的强烈。

 

这两者一碰上,还不得彗星撞地球。蔡徐坤回过神来,低头便看见对方正扒着自己的袖子,眼里正燃着熊熊烈火,一副对这个称号势在必得的样子。

 

得,蔡徐坤还是那个为了爱情奔波劳苦的蔡徐坤,哪怕是过去了六年也丝毫未变。

 

于是此时的蔡徐坤正捏着鼻子大象转,昏昏沉沉却没有进行毫无水准的假摔,卯足了一股劲儿走着越来越窄的小过道,避免了落水的可能性,成功摘回吊在最高处的大礼盒。他抱着礼盒晃了晃,听见清脆的铃铛声,眼睛蓦的亮了起来。

 

嚯,这么刺激的!

 

他拎出一件对兔子来说略大的粉色上衣,一只系着红丝带的铃铛和一个别在上衣胸口处的精致胸针。蔡徐坤笑嘻嘻的向一脸惊恐的兔子伸出了罪恶的双手,而双方的表情全部被敬职敬业记录下他的罪行的gopro拍了进去。

 

一阵鸡飞狗跳过后便是朱正廷万分期待的选美大赛,嘉宾们被一一请进小房间进行选择和录制。

 

最后一个进行选择的是蔡徐坤。朱正廷直立起自己的身子,抱住他的手指用兔牙轻轻地咬了咬权当警告,又将自己的脸颊贴上去亲昵的蹭了蹭。脖间的铃铛随着他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声响,他眨眨眼睛,“你得选我!”

 

说完他就放下了举在胸前的手指,也没有对方听得懂的一点期待。

 

毕竟这都过了大半个月了,蔡徐坤这朽木还是听不懂半句兔话。

 

“我会选你的。”不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蔡徐坤将他抱起来在毛脑袋上落下一个点水蜻蜓的轻巧温和的吻。他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遥遥地点了点自己的脸颊,勾起了朱正廷那些有些褪色的回忆,想起自己在对方做出这个动作后竟顺势对镜头抛了个飞吻,想起自己在对方做出这个动作后在六十几个选手鸦雀无声时突然激动地大叫起来,想起第一次公演时和他一唱一和又是切苹果又是喂苹果的。

 

他几乎都要忘了。

 

朱正廷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一双水莹莹的眼睛不知所措又羞怯地眨了又眨。

 

*

 

最后奥利奥凭蔡徐坤那关键的一票险胜雪貂大宝,当之无愧地成为了新一届美貌C位,披上亮闪闪的红色披风,戴上精致的皇冠,矜持地拍了一套照片留着在微博上造势。

 

节目录制到这里仅仅只进行了一半,剩下的另一半则是让嘉宾们带着宠物乘车去隔壁某著名观光城市旅游。

 

在一起这么多年,然而双方的工作安排都十分紧密,难得有假期能休息温存半晌,也就更不会费心思去外头旅游。两人都是嫌麻烦的主儿,恨不得出门都不戴帽子和口罩,所以这也是蔡徐坤和朱正廷第一次来这座闻名遐迩、号称江南水乡之首的城市。

 

“我们先去看湖好不好。”蔡徐坤戴着金丝边圆框眼镜被一群黑衣保镖围在中间浑身散发着一种“黑道教父,靠近者死”的中二气质,肩头蹲着只小巧的兔子,叫他整个人看起来都亲和了不少。

 

作为一只碰了水也不会嗝屁的兔子精,朱正廷对湖海这种东西没有什么畏惧感,因此也是不断用后爪挠了挠自己的耳朵,异常兴奋地“咕咕”叫着。

 

最后朱正廷和蔡徐坤穿过层层叠叠溢出荷花清香滚落着清澈水珠的荷叶,看过了在青翠荷叶下犯懒的金红色鲤鱼,在没有风扇没有空调气温高达39度的烈日下被迫同热情的南方口音极重的划船老大爷交谈,同时免费观看了篷顶那对蜻蜓一场交尾仪式。

 

真是羞死个兔了。

 

朱正廷摸了摸自己发热的脑门,故作羞涩地叫了一声,被爱妻心切的蔡小同学误解成身体不适急需静躺休息而立刻返航。朱正廷急忙解释,然而没有半点灵犀的恋人却更加误解了,归心似箭,好端端的一次湖中游打了折扣,划船老大爷看起来也是没聊尽兴的样儿。

 

在前往第二个景点的路程中,蔡徐坤敏锐地发现朱正廷在和他生闷气,他瞟了眼隔音效果极佳的隔板,心急火燎地探究着这无名火的来由。他就像牛郎,望着另一端摆着臭脸的织女,却被银河卡了裆,痛苦、无助又可怜。

 

五分钟后,他严肃地戳了戳兔子的尾巴,“正正,你是不是因为我和大爷聊天吃醋了啊?”

 

呵,我看你是想来个三拳六洞。

 

朱正廷的手蠢蠢欲动,却还是保持住了自己最后那一分的理智。

 

蔡徐坤却当他是无以言表的心思被戳穿不好意思面对自己,便将糯米糍粑团在怀里可劲一顿搓揉,再深情款款地望进怒火中烧朱正廷深不可测的目光,诚挚地说,“正廷你放心,我,蔡·奥古斯汀·徐坤,是绝不会爱上那样的男人的。我的心里永远都只有你,朱·西奥·正廷。”

 

朱·西奥·正廷沉默以对,蓄力中。

 

下车的时候,助理眼尖地看见老板脸上可疑的红痕,便出声提醒。却见对方眉飞色舞,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唉,你不懂。”

 

他推了推眼镜,怀里揣着兔,用怜悯的目光看向助理,“这是爱的印记。”

 

蔡徐坤外表光鲜亮丽地回到酒店,转过身就忍不住龇牙。

 

嘶,好痛。

 

*

 

最后,第一期节目的录制在满脑子阴魂不散老大爷的诡异情况下圆满结束。事后蔡徐坤花了大力气把那件红色斗篷买回家以后,朱正廷才消了气。

 

但事实上皮皮坤还偷偷买了那件骚粉色男友衬衫和妙不可言的铃铛,准备在一个月黑风高夜,来个措手不及。虽然恶向胆边生的某人最后还是被某兔子精狠狠教训了一番就是了。

 

时间在忙碌间如潮起潮落,云卷云舒。第二天就是蔡徐坤二十六周岁生日了,他爽快地给工作室的人都放了个长假。

 

窝居在家第一天,蔡徐坤郁闷地揉了揉兔头,语气如独居数年不得踏出深闺的怨妇,“今年,恐怕是吃不到兔肉的一年。”

 

朱正廷歪着头疑惑地看向他,只见他穿着白色背心纯土豪金裤衩,瘫在沙发上不复往日耍皮的嘴脸,语气深沉,“毕竟,我不是个能对兔子下手的禽兽。”

 

嚯,别以为把尾巴藏起来别人就认不出你是大尾巴狼了。

 

“总之,希望你明天就能变回人形吧。”蔡徐坤摸了一个多月的厚实兔毛,开始怀念皮肤光滑的人形朱正廷了。

 

*

 

八月初,将将五点天边便泛起了一丝鱼肚白,渐渐的,大片鲜亮诱人的西瓜红在奶白色的天际翻滚沸腾,橙红色的太阳像颗高邮咸鸭蛋黄噌地从云层里蹦了出来,还流着红云。

 

“早上好……”蔡徐坤半梦半醒地亲了亲“兔子”,却没有啃到一嘴毛,吓得他一掌拍醒了身边还沉睡在黑甜乡的人,“我X!”

 

“坤坤你干嘛……”朱正廷软软地开口,揉着眼在蔡徐坤怀里磨蹭着撒娇。然而他的身体却先大脑行动,缓缓抬起沉重的眼皮。

 

“我X!”朱正廷看着自己的手,目光里有许多复杂的情绪,唯独没有欣喜和兴奋。他仰起小脸和一脸懵逼的蔡徐坤二脸懵逼。

 

“我怎么变小了!”

 

“喂,我说,不说句生日快乐吗?”蔡徐坤耳尖红红,话语在舌尖绕了个弯儿就溜走了。说完,眼里便闪着悦动的期待。

 

朱正廷看着自己白白嫩嫩明显小了好多圈的手,内心一阵苍凉与绝望。正沉浸在深刻打击中的小裸|男朱正廷后知后觉:“嗯?”

 

“算了,没什么,”蔡徐坤眨眨眼睛撑着身子吻住朱正廷的眼睛,“变回人就好。”

 

他的目光明亮,像是有谁将温柔的阳光揉碎盛入波光粼粼的眸子里。

 

“我爱你。”

 

 

-FIN-

 

dbq我知道我写的很糟糕 别骂了55555

下一棒交给我们砚砚~ @砚娘

评论(48)
热度(1205)
©Juicy九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