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icy九寻

那种感觉可以似是触电、可以像时间停顿、也可以让你呼吸困难如缺氧般。

【乾坤正道/坤廷】杀他死 2

奎葵争正 暗黑校园风 多重人格症

btw不能保证结局是不是大家所期待的he 但能保证是he

不过能不能坚持到完结我就很难确定了 毕竟跑路王

  

上一章
 
Chapter#2

 

“麻烦让一下。”少年从窗外伸出手来将书包轻飘飘地撂在桌上,一道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声音从头顶响起。

 

朱正廷司空见惯地将椅子向前挪了挪,也没过于神经质地去思考为什么今天的新同学看起来与昨天有些许的不同。

 

“朱正廷?”

 

“怎么了?”朱正廷将课本合上塞回抽屉里,将按动式的中性笔放进磨砂笔盒,桌面干净地近乎空荡。

 

对方的语气听起来有些不同寻常,似乎是将每个字的声母韵母拆了开来,念得含糊又缠绵悱恻,无端端地叫人面热。

 

“我说,你天生便是个书呆子么?”蔡徐坤笑着问他,眼睛弯成一弯新月,天真又可爱。似乎刚才的异样都是朱正廷恍惚之间的幻觉。

 

他的心跳频率又回到了原设定,拇指指腹却暴露了它的主人此刻的羞赧。陶瓷杯的杯沿已经被他抚摸着亮光光的,有些粗粝的粗陶将他的指腹蹂躏出一抹淡淡的肉粉色。

 

他张了张嘴却也没能想出什么反驳的话。十六年来这样说他的人怕是能从南中校门口排到市郊,可独独这一回他想去辩解去反驳,却发现自己似乎就是这样的一个“书呆子”。无法,他只好拿起水杯推了推蔡徐坤的肩膀,示意他往前挪一点。

 

老教学楼的教室狭小逼仄,第八排的存在已是前七排的容忍下诞生的产物。后门旁也放了整整半面墙的储物柜,因此这扇后门只能开出一个小小的角度,仅仅允许灵活纤瘦的少年人通过,一百三十斤以上的同学请安安静静地往前门过。

 

这是朱正廷在打量请求拥有后门开启权的同学的时候时常说的话。

 

范丞丞也因此总是调侃他是“凭本事单身”,他说他只要拥有物理女神的垂怜便足够了,于是发小又笑得像只大头鹅。

 

 

他背对着蔡徐坤,两团软肉难免要透过薄薄的衣料紧贴着少年人僵硬的脊背,才艰难地从桌椅间挤了出来。全然没有注意到蔡徐坤此刻有些不自然的神情。

 

他弓着背,182的一个大个子将长腿塞进课桌下的小小空间已是不易,可偏偏他一副要与课桌相依为命到天荒地老的样子,让朱正廷有些摸不着头脑。

 

回到座位的道路通畅无阻,连校服衣料都没碰着。

 

蔡徐坤趴在课桌上摸着自己的小揪揪玩儿,心里却像战火滔天那样,心跳如擂擂战鼓,外敌的入侵轻而易举地将他杀了个片甲不留。此刻他有些嫉妒了,能够抛却所有的不自在,很自然地挑出一个新话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课间短短的十分钟都漫长地像数千数万年的史前纪年。

 

“你……”朱正廷还是隐隐感到有些奇怪,“你抬起头来。”

 

蔡徐坤装作乖顺的样子,抬起头来,还没来得及询问前额便贴上有些凉的手。他愣愣地任由对方动作,直到他将自己的额头也贴了上来才反应颇大地向后撤退。

 

“是不是有点低烧?”朱正廷见他一脸的抵触,倒也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现在去医务室也来不太及了,倒还不如在教室里再上一节再看看情况。他红着脸地想着,连两颊不自觉地鼓了起来也未能察觉。

 

“是你的手太凉了吧。”蔡徐坤一手掐住对方的下巴,阻断了他视线的逃避路线,眼看着他棉花糖般绵软白皙的脸上浮上了浓郁的血色也没有再继续自己的话语。

 

似乎一直这样下去也不错,他挑起单边眉,嘴角漾着一抹痞笑。朱正廷一时之间竟也忘记了叫他松开手,直到预备铃叫嚣着大闹才慌乱地拍掉他作恶的手。

 

故作镇定拿出课本的朱正廷,却没有发现自己错将物理教辅当成生物教辅摆在桌上了。左手不安地揪紧短袖袖口,直将指尖逼出了鲜艳的血红。嘴唇被他咬出了苍白的颜色,松开的那一霎又染上了漂亮的亮晶晶的色彩,像一片娇嫩的带了雨露的玫瑰叫人妄想采撷。

 

下巴上的红印还未褪去,留下浅浅的粉色指印,蔡徐坤却恶劣地想让将这粉色永久地留在他线条刻薄的下巴上。再将那片玫瑰啮噬撕碎,看它渗出甜蜜的血珠。

 

他本就不是什么能掩饰自己的伪善者,他是个乖张的恶人。

 

如果不是他的束缚,别人的审视,他早就将善意埋葬在他诞生的那一天。

 

蔡徐坤转回玩味的目光,圆珠笔按键的声音在安静的教室里格外惹人注目。

 

 

“妈,我回来了。”朱正廷回到房间将书包摆在书桌旁边,拉开窗帘。

 

“今天学校里有什么有意思的事吗?”妈妈将洗干净的一颗颗葡萄码在果盘里,招呼着朱正廷。

 

他望着像一颗颗紫玛瑙般晶莹的葡萄,伸手将皮剥去递给一旁的女人,“也没什么,新同桌扎了个小辫子,看起来很好摸。”

 

“还有……”

 

他皱了皱眉,回想起白天的事还是有些犹豫,“他的字迹和昨天找我聊天的时候好像不太一样。”

 

 

蔡徐坤没有记日记的习惯,他习惯了将自己的事情记在小黑板上。

 

这次也不例外。

 

“今天课上的笔记都在课本里,醒过来的时候看一下。另外,你的同桌很有意思。”他始终笑着,只是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惊悚。

 

不习惯坦诚,他经常隐瞒细节,但这在他看来这不过是礼尚往来。有些大事他自然记得报备,比如假期的时候他一不小心伤了一个同学,叫人家断了肋骨,最后还是那个人担下了所有的责任,后果就是自己沉睡了整整一周。

 

“你说,对不对?”重重地划下最后一个点,他将粉笔狠狠地往黑板里旋,原先还算是克制的表情扩大几分,连嗤嗤笑着时发出的声音也是满满的讽刺意味。

 

当有新的猎物目标出现,冷血的猎人自然会扫清一切障碍,直至猎物胸口溅出血花。纵然鲜活的动物能温暖自己的胸膛,可难逃被其啖食血肉的结局。

 

他可没兴趣去当那愚蠢的农夫,浪费自己的一片赤诚。

 

他倒是笃定在这场捕猎活动中,自己将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醒来的时候天已然大亮了,湛蓝的天空延伸到视线尽头,薄薄的云朵也被风稀释到像一块泡在蓝莓优格气泡水里融化了的奶油。

 

如果今天能摸到小揪揪就好了。朱正廷低着头抿了抿唇,觉得手心痒痒的、空落落的。

 
 
 
-TBC-

评论(38)
热度(300)
©Juicy九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