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icy九寻

那种感觉可以似是触电、可以像时间停顿、也可以让你呼吸困难如缺氧般。

【乾坤正道/坤廷】杀他死 1

奎葵争正 暗黑校园风

希望各位喜欢

 

 

 

Chapter#1

 

“欸,朱正廷,”范丞丞倒坐在前排位置上,懒散地将胳膊搭在椅背上,“你听说了没?”

 

朱正廷只是握紧笔杆,用灰蓝色的荧光笔在教辅书上划重点,分出两分心思去应付自家发小的无聊问题,“什么?”

 

“刚刚我去办公室找土豆的时候看见一个男的站他旁边呢,挺高挺瘦白白净净的。”他用手盖住了课本,空出来的那只手拔掉了他的耳塞,随后便趴在他干净而记满预习笔记的课本上,自下而上望着他看起来柔软湿润的西柚色嘴唇。

 

九月初天还热得很,就算开了大风扇也可说是无事于补。何况朱正廷坐在最后一排,连余风都匀不到半缕。额角布满晶莹的细汗,沿着太阳穴向下再劈开了他的睫毛。

 

范丞丞抿了抿唇,喉间隐隐发干,他只是捧住朱正廷的脸颊,“我瞧他是新来的转学生呢。”

 

“高中哪儿来这么多转学生,可能是别的班的同学来问问题吧。”朱正廷这才看向范丞丞,挑了挑半边眉,相当不以为意。

 

毕竟在他看来,学习和成绩可比身边的什么同学老师重要得多。

 

“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信,我还听到了他为什么转过来,他——”他故作神秘地凑到朱正廷耳边,被对方推了一下才举手求饶。

 

“范丞丞,回你自己座位上去。”班主任趿拉着凉拖用教案拍了拍铁质的讲台,发了锈的铁皮发出震天响的声响。

 

他身边还站了一个浅棕色卷发的男孩儿,乖巧地站在讲台上,两手抓紧书包带,看起来还有些可爱。

 

朱正廷只扫了一眼便塞上耳塞,又低下头去捡被范丞丞扔到地下去的荧光笔,皱着眉捻掉了笔头上的灰尘,才展开眉间的烦躁埋头看书。

 

“朱正廷……”前桌面露难色,拍拍他的手背。

 

“怎么了?”他摘下耳塞抬头,才看见全班人包括新同学都盯着他,难得地愣了愣。

 

班主任尴尬地干咳了一下,又重复了一边方才的话,“朱正廷,新同学坐在你旁边,可以吗?”

 

朱正廷盖上荧光笔盖儿,拧了眉下意识地就想回绝。却在瞟见新同学瞪着大眼睛也没错开眼,就那样直率地发射着惊恐信息的时候,硬是将已经到了舌尖的字转了个弯换成了完全相反的答案。

 

“好。”他点了点头,便站了起来,绕到四楼大厅搬了空桌椅到自己座位旁边,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他当初和老师申请坐在第八排只是为了避开人群,好保证自己的学习效率。但新同学看起来也不像是个难相与的,总之他就是破了格。

 

绕来绕去他自己也不见得有多明白。

 

 

 

新同学磨磨蹭蹭地拉开椅子,将空空的书包挂在椅背上,取出海蓝色封皮的软面抄,偷偷摸摸地望了几眼看着就很严肃的男生,用中性笔在纸上写,“你好啊,我叫蔡徐坤。”

 

笔尖顿了顿,落下几个突兀的黑点,他总觉得这样打招呼太生硬了,便琢磨着再写些什么。

 

“我叫朱正廷。”

 

身旁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蔡徐坤一跳,他转过头正巧看到坐在窗边的男孩儿粉色的耳尖落了一只小小的白色蝴蝶,衬得他线条优美的侧脸格外柔和。他念着自己名字的语调很奇特,一字一顿的,像是一个小孩儿在强调着什么。声音很软和,像椰奶那样带着清新的海风又带了甜味儿。

 

朱正廷抿了抿唇,嘴唇便泛起了新鲜的草莓色。心里头恼着对方肆无忌惮打量他的目光,便抬起头,指尖点了点软面抄上那句话和后头杂乱的黑点。

 

“我看到啦。”他虽是这幅生气的模样,樱粉色的脸颊却热气腾腾,将他生硬的话音氤氲出了撒娇的意味。蔡徐坤便眯着眼笑了起来,顺势将笔塞进他的手里,倒叫对方不明白了。

 

“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该怎么写啊。”

 

朱正廷听见他这样说,才有些窘迫地摸了摸发热的耳朵,蝴蝶早就被热得扑腾着翅膀逃走了。他端端正正地写下了“朱正廷”三个字,却心猿意马地瞟向一旁规矩又有些软趴趴的字,虽也称得上好认,但绝算不上漂亮。

 

蔡徐坤将他的本子抽了回来,一头蓬松的棕色鬈发被金灿灿的阳光照得颜色像是又浅了几分,清爽干净。

 

他笑起来的样子好像一只毛茸茸的比熊。朱正廷不动声色地收回自己的目光,天知道他多想将自己的眼珠子黏在他那头可爱的鬈发上。这才刚认识十分钟,蔡徐坤就将他的心思用甜甜的蜂蜜黏在了自己的身上。

 

狡猾。

 

 

 

“那么,明天见。”蔡徐坤收拾好课本背上包。

 

朱正廷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恍然大悟地在演算纸上写写画画,才抬起头想和蔡徐坤道别,却见他急匆匆地冲进了茫茫夜色里。学校路灯少,夜里的路总是昏暗地很。

 

要再快一些。蔡徐坤这么想着,于是又加快了几步。可他又忍不住在心里庆幸着,揪紧书包带,从侧袋里颤抖着手摸出一把钥匙。

 

等他满头大汗地将钥匙插进锁孔,靠着大门滑坐在地上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脑子里的那根弦已经被绷紧到极致,可他却没有办法放松自己的神经,生怕自己下一刻就会失去主导这具肉身的力量。

 

空荡的房子像是森林入口,无边的寂静和黑暗里潜伏着张开血盆大口的巨兽。一块小小的黑板立在客厅里,黑板槽里的粉笔灰还未积满,短短的粉笔头铺满在槽里。上面写着的不是什么物理问题,而是两道截然不同的字迹交织在一起。覆在字迹上的是一条疯狂的线条。它看起来是那样的杂乱,坑坑洼洼的粉笔印足以让人能想象地到字迹的主人有多么地歇斯底里。

 

扭开昏黄的台灯,蔡徐坤趴伏在桌上,翻开一本被磨出毛边的本子,认真地记录下了当自己还在这具身体里经历的一点一滴。他一笔一划地写完了对坐在窗边的那个男孩的印象。困意如附骨之疽,啃噬了他最后的一丝清明。

 

 

 

天光渐渐浸染了天际,蔡徐坤被亮晃晃的灯光晃了眼。

 

“操。”他低骂了一句,闻见自己身上的汗臭味。校服半干着贴在他的身上,他的脸色立即黑了几分,“妈的傻逼。”

 

他伸手将百叶窗拉上,打开破旧的电风扇呼啦啦地吹着。塑料壳已经发黄了的立式电风扇像个说话漏风的门卫大爷坚定地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却时不时发出沙哑的咳嗽声,好像下一秒就会彻底散架。

 

蔡徐坤拽住衣领将校服脱了下来露出精瘦的身体,抻了抻筋骨,忍不住蹙着眉,果然酸痛无比。

 

他轻嗤一声,眉宇间却萦绕着挥不去的戾气。“哐当”一声甩上浴室门,莲蓬头冲下的水流淹没了所有的声响,似乎一切平淡无奇,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蔡徐坤趿拉着拖鞋,用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书桌前翻着他写的日记。一个新名字闯进了他的视线,蔡徐坤擦头发的手一顿,随即扬起了唇角。

 

将那面小黑板上的字迹用水洗了一遍,他慢吞吞地吹干了头发。

 

他早就想好了——反正他也不认识那个耳朵上会停着白色蝴蝶,坐在窗边少言寡语的男生,倒还不如晚个半节课到校,到时候看着空位坐。

 

那个傻逼什么时候能把事情都安排好。蔡徐坤冷笑,用黑色的皮筋将他有些长的头发扎了个小揪揪。

 

他想了想,将这本破日记本扔进抽屉,捏着粉笔头在黑板上写下“早些认清现状,对你我都好”,他的字横竖舒展得开,潇洒得很。

 

 

 

-TBC-

下一章

评论(71)
热度(589)
©Juicy九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