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icy九寻

那种感觉可以似是触电、可以像时间停顿、也可以让你呼吸困难如缺氧般。

【乾坤正道/坤廷】屋檐、青苔与猫·上


甜 猫主子和猫的故事 梗来自 @落月微瑕@拖懒喵 逼迫我写的
cp:蔡徐坤×朱正廷 不拆不逆
很久没有写文啦 用一篇小甜文来和大家见面 希望各位可以喜欢 如果可以的话请点一下小红心小蓝手 来评论区和我聊一聊吧w
(对了 端午节快乐ᕤ( ˶˙º̬˙˶ )୨)

00.

他斜斜倚在鱼缸边,指尖被清冽的水涤荡着。

几尾鲜红漂亮的金鱼围绕着他的指节,柔软透明的尾鳍亲密地包裹着他的手腕,似乎是在诉说着什么亲密的戏语,又像石榴花瓣尖的那一点悸动。

可他却是无情地用手指晃了个圈儿,拒绝了这些窥伺者。

好无聊啊。他叹了口气,将脸颊贴上冰冷的鱼缸。主人还在工作。

“贝贝,过来。”蔡徐坤摘下了金丝眼镜,揉了揉眉间不自觉攒起的轻微弧度,又轻柔地拍着手招呼他的宝贝。

趴在鱼缸边那只蔫蔫地甩着尾巴的白色猫咪便立即又甜又娇地跃进男人的怀里,自发地寻了个最舒适的位置,将湿漉漉的爪子印在那件黑色真丝衬衫上。

他舔了舔男人的嘴唇,便换来了一个落在眼睛上的带笑亲吻。

“喵~”

薄荷味的。他眯了眯眼,将湖光同鲜红月光一同敛入眸中。

01.

蔡徐坤是一个生活作息极度不规律的室内设计师。

虽然他的活动场所只有街道右转直行518米的超市和二单元七楼一间不算大的房子,却依旧因为工作的不安定因素,日夜颠倒。

与他共居的是一只叫“贝贝”的漂亮白猫。

一只又娇又软的白猫。

“贝贝,”蔡徐坤揉了揉温热的肚皮,听到他沙软似蜂蜜的愉悦,“我接下来几天都要陪客户去定制一些东西,你一个人在家,好不好?”

蔡徐坤捏了捏软软的粉色肉垫,晃了晃,像在征求他的意见。

看见他歪了歪圆滚滚的脑袋,就将他搂进怀里,叹了口气。“我和你又说些什么,你可什么都听不懂啊。”

他低下头磨了磨贝贝的鼻尖,嘴角噙着一抹无奈的笑,却被一只柔软的猫爪拍了拍鼻子,阻止了他进一步的动作。

猫冲着蔡徐坤龇了龇牙,便从他怀里跳了出来,背对着他,尾巴也恹恹地左右晃动拍打着桌面。

谁听不懂啊?我可要生气啦。

他不服气地用手拨动着钢笔,透着粉色的耳尖却是立了起来,时刻注意着主人的动向。尾巴也因此放慢了频率。琉璃似的眼睛不时瞟向对他的闹脾气熟视无睹甚至漠然离开的主人,透亮的眼睛便像是泡进了泉水那样湿漉澄澈,泛着雾蒙蒙的水光。

一支毛茸茸的小玩具从上方晃晃悠悠颤颤地搔了搔猫咪的鼻尖,引来一阵奶声奶气的喷嚏。

由于本能而下意识伸手去捉逗猫棒的贝贝直到转过身被主人搂进怀才意识到这是一个甜蜜的陷阱。宽阔的胸膛传来的是沉稳的心跳声,他含着幼稚的窃喜的声音牵引着胸腔震动引起阵阵酥麻。

于是原本还在张牙舞爪的这只白猫立刻化成了一抔柔水,舔了舔对方的嘴角。

蔡徐坤却在看到他湿润的眼睛的时候愣了神,“贝贝怎么哭了?”

喉间发出不满的“咕噜”声,却也没有拒绝对方愈发收拢的拥抱。

所以说啊,人类真的是最笨的生物了。

他不轻不重地用尾巴拍了拍主人的脸颊,便轻巧地跃到冰冷的大理石窗台上,兜了圈儿将自己盘成一团棉花糖眯着眼假寐。

02.

三月中旬的清晨气温像霜露沁凉,他被细碎的上锁声吵醒,用后爪挠了挠耳朵才反应过来现在究竟是什么处境。

他的主人固然是相当照顾他的,猫粮和水已经放在浅盘准备好了,家里所有尖锐的器具都被收走了,沙发脚缠上了适合攀爬的麻绳。

但空气却寂静地没了丝毫人气。

一个月总有几次这样忙碌的时刻,按理说两年来他应当早就习以为常,可他偏不。他总像娇软的刚出生的猫崽儿似的黏在主人身上,喜欢翻出自己暖融融的柔软肚皮,也喜欢在睡觉的时候偷偷趴在他的心口,在他嘴唇上窃一个薄荷味的吻,才安稳睡去。

他总理所当然地认为那是因为冷,但心底却是清楚他是欢喜的。

他伸手摸了摸相框里举着自己笑得傻乎乎的蔡徐坤,忍耐着身上的阵痛。

其实啊,我也有个秘密没有告诉你。

玻璃落地发出尖利刺耳的声音,随后便是低低浅浅的啜泣声。白色的耳朵还未能完全收进去,少年摸了摸脑袋上柔软的肉粉色毛茸茸耳朵和身后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尾巴,短促的尖叫声还未出口便被扼在喉中。

“喵~”他舔了舔粉红的鼻尖,扑在床上颇有些懊恼地在有着松软阳光甜味的棉被上留下浅浅的梅花印。

他掀了掀耳朵,如往常一样将头转向面向门口的方向睁着水汪汪的猫眼儿伸出胳膊招呼铲屎的过来抱抱他,却看到蔡徐坤身后还跟了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女人。

“贝贝,快和姐姐打个招呼。”他整理了一下茶几桌面,倒了两杯温水一回头就看到自家主子蹲坐在桌上浑身的毛都炸了开来,像极了一朵蒲公英,七斤重的那种。

按住贝贝躁动的尾巴,蔡徐坤将温水递给对面的女人,便感觉到小嗲精顺势将尾巴缠上了自己的手腕。

“你是谁啊?”他洋洋得意地仰起了小脸,挑衅似的冲她挥了挥手。

“你好可爱啊。”对方则是笑弯了眼想来抱抱他,却被他呲着牙的样子吓了一跳,先前热络的笑容尴尬地凝固在脸上,提也不是放也不是。

见她被自己堵得没话说,白猫才踏着轻盈的步伐轻巧地落在蔡徐坤的肩上,端了副高傲的姿态,却悄悄地没有松开自己缠绕着对方手腕的尾巴,虽只是虚虚地环着一圈,却极显占有欲。

他的心情很好。

蔡徐坤感觉得到手腕上的尾巴并不老实地轻轻晃动着,柔软的毛发摩挲着肌肤荡起层层痒意。意识到这一点的蔡徐坤脸上的笑容顿时真诚了不少,连语气都轻快异常。

03.

“贝贝今天又瞒着我在家里做坏事了吗?”蔡徐坤端着餐盘随手关上了磨砂玻璃门,背过身,“帮我解一下围裙吧?”

他这么问着却自发地将手伸向身后打算解开乱七八糟的结,却被一只毛茸茸的爪子大力拍开,甚至泛了红。

最后肉嘟嘟的梅花爪还是没能成功解开那个堪称死结的绳结,蔡徐坤遗憾地用眼镜脚戳了戳猫咪的肉垫以泄不争之痛。

“喵!”乳白色尖齿在伤痕累累的眼镜架上留下了又一抹重创,小小的肉掌毫不留情地往主人帅气的脸上招呼了过去,丝毫不考虑如此行为的后果。

毕竟长这么帅也只有我能天天看到吧?

他心安理得地想着,拍了拍桌子,指指对方的饭碗示意可以开动了。

蔡徐坤扒拉着自己碗里的饭,还得时刻注意着嘴馋的猫时不时在美食边缘试探的爪子及时制止,一顿饭下来视力都提高了不少。

人类,竟沦落到要与猫斗智斗勇,惨。他叹了口气,感慨道。

认命地收拾碗筷,熟练地挤出一泵洗洁精到海绵上,并在大型头部挂件的阻挠下迅速地完成了清理环节。

“贝贝,你已经是只能独自思考自主生活的成年猫了你明白吗?”蔡徐坤打开电视试图将比前些日子又重了一些的猫从自己脑袋上揪下来,却被紧紧扒拉着头发,有一种要秃头的架势,“贝贝?”

他挠了挠软肉,却没有得来以往那样甜蜜的嗔怒叫声,反而是被挠出了血痕,渗着腥甜味的血珠子。

“给我下来。”蔡徐坤不禁将声线压了压,微微有些愠怒。没等他以强制性手段把对方从头顶撸下来的时候,罪魁祸首却一声不吭地跑进洗手间落了锁。

—TBC—

评论(42)
热度(473)
©Juicy九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