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icy九寻

那种感觉可以似是触电、可以像时间停顿、也可以让你呼吸困难如缺氧般。

【麟聪/坤廷/乾坤正道】狂恋你 01


  
*cp:叶麟×李聪 竹马冤家
*不是在青姿的校园pa 让他俩读个重高吧
*高甜√xxj文笔√完全ooc√
  
  
  
“傻大个!”

蹲在地上正在进行蚯蚓研究的叶麟背上猝不及防落下了一个泥点,他有些生气地回过头去——肯定又是洋葱头那个坏蛋。

果然——

一个穿着粉色背带裤的扎着苹果头的小孩儿双手叉腰,白白糯糯的小脸儿一仰,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奶声奶气的气音。

“洋葱头,我说过几次不要叫我傻大个了!”叶麟从草地里揪了一把小泥团就要往李聪身上扔,却被一旁的小朋友推推搡搡跌坐在地。

“那就叫你野驴。”李聪吐了吐舌头,还把身子往前倾了倾,用手在脸侧比了个大耳朵。

叶麟揪着身下的草茎,看着趾高气昂的洋葱头和他的朋友拎起了他看上的蚯蚓,一时冲动,“男孩儿穿什么粉色啊!”

“娘娘腔!”

拎着蚯蚓的李聪一愣,回过身来直愣愣地盯着叶麟。他手心开始出汗了,被李聪的目光刺得毛骨悚然,他总觉得有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呜……”小小颗的草莓大福嘴一扁脸一皱,婴儿肥的脸蛋就挂上了一颗颗泪珠,眼底还噙着泪,委屈地连哭都不敢大声。

“诶,你、你别哭啊。”叶麟站在他面前手足无措,小心翼翼地开口,抬起手想替他擦擦眼泪,却意外地没有被拒绝。

不巧的是捏过泥巴的手反倒把那张玉雪似的小脸弄成滑稽的小花猫。叶麟见他有越哭越停不下来的趋势,急得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

李聪仰着脸看向比自己高了小半个头的愣愣地说不出话的傻大个儿,轻声地打着哭嗝儿,伸出手往对方脸上招呼了过去,随后便吐了吐舌头跑走了。

年仅七岁的叶麟遭到了人生中第一次来自同龄人的挑衅与捉弄,而这件事也让他耿耿于怀,决心来日定要报复回来。只可惜不久之后他就搬家了,跟着父母提着大包小包来到了城市的另一端开始了新的生活。

但他并没有忘记那颗令人咬牙切齿的草莓大福,十二岁的那年,他回到了这片令他遭受到屈辱的土地,却被告知李聪一家在他们搬走之后过不久也搬家了。

他想,也许他再也无法报此深仇大恨了。

而命运却总是在不经意间转了个弯,裹挟着带了甜蜜气息的风撞进他的怀里。
  
  
  
九月清晨,阳光透过叶的缝隙投射出稀碎斑驳的光斑,依旧灼热的温度掀起阵阵热浪。

“呵……”

叶麟踏着到校铃的尾音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气喘吁吁地趴在桌上企图在老师赶来的途中调整好呼吸做到万无一失。

“叶麟你作业还没交!”

他摆了摆手,弓起的脊背蜷缩在座位里像一只大虾,示意自己过会儿再交。

因为大清早起得太晚没有吃饭进行了过度运动的叶麟此时正因低血糖一阵阵犯晕,班主任说的话他一个字都没有听到,外界的声音显得格外遥远。

直到——

“大家好,我叫李聪。”

一个有些熟悉的名字精准地一字不差地钻进了他的耳朵,勾起了那些他几乎快要遗忘了的童年旧事。

他猛地抬头,看见一个规规矩矩穿着校服、身形瘦削的少年正站在黑板前,一笔一划认真地写着自己的名字。

他转过身来,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很高兴和大家成为同学。”

金色的光透过窗户勾勒着他线条流畅的侧脸,叶麟甚至觉得自己几乎能看到他被晒红了的耳尖。他的笑眼微弯,叫人看了一眼就能喜欢上。

可叶麟不。

因为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带着温和笑意的李聪就是那个以欺负他为乐趣的李聪。就凭着那标志性的苹果头。

所以他是十六年都没换过发型吗。

“你坐第三列第三排吧。”班主任笑着拍了拍李聪的背,“要早读了。”

“叶麟,到走廊上来。”她的声音陡然提高,狠狠地瞪了叶麟一眼就跺着高跟鞋走出了教室。

叶麟?

李聪看向正离开位置的男生,碰巧撞上了他有些复杂的带着深意的目光。

他一愣,旋即勾起唇角,戏谑地嗤了一声,并随手在叶麟经过自己的时候在他脑袋旁边比了比。

曾经的傻大个儿可比自己矮了啊。

李聪坐进自己的位置,目光却紧随着垂着头的少年。他一手托腮,看着少年一声不吭地挨骂却心情颇好,甚至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

他翻开课本,目光落在方块字上,心却雀跃不已。
  
  
  
—TBC—
身高这个坎过不去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鸡飞狗跳的生活开始啦!

评论(42)
热度(194)
©Juicy九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