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icy九寻

那种感觉可以似是触电、可以像时间停顿、也可以让你呼吸困难如缺氧般。

【乾坤正道/坤廷】屋檐、青苔与猫·下

甜猫主子和猫的故事

我的可爱宝贝 @老徐SAMA 生日快乐鸭

cp:蔡徐坤×朱正廷 不拆不逆

很久没有写文啦用一篇小甜文来和大家见面希望各位可以喜欢如果可以的话请点一下小红心小蓝手来评论区和我聊一聊吧w

坤是像恋人那样喜欢贝贝的 可以从一些描写里看出来w 所以不用担心这份喜欢是对宠物还是别的什么啦

 

 

 

04.

 

“贝贝?”蔡徐坤按了按门把手,却意外地发现上了锁,这才反应过来自家主子是和自己动真气了。听着杂乱不堪的陶瓷杯被扫落的声音,蔡徐坤赶忙去找了钥匙。

 

他把钥匙握在手里,顺利地推入门锁,正欲推开门,却听到一声并不能算是熟悉的猫叫声。

 

又或许说是,人类模拟发出的猫叫声。

 

他顿住了自己的动作,透过窄小的磨砂玻璃窗,可影影绰绰地描摹勾勒出一个流畅的人的轮廓。蔡徐坤屏了呼吸,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动作。

 

“喵?”他双臂撑在黑色的盥洗台一旁,颤颤巍巍地又叫了一声,试图以这种方式瞒过主人,心里只盼着自己这回能尽快变回人形。

 

双膝被碎陶瓷片划破了皮肉,沁出了细细的血珠,他却无暇顾及。门外的人似乎是被他这个拙劣的小把戏骗住了,又像是被女巫的一个小法术定在了原地。半晌,蔡徐坤才找回了自己有些沙哑的声音。

 

他的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滚动,喉间发紧发干,“你想要我走?”

 

他的猫则是动了动自己的耳朵,不做回答。

 

于是蔡徐坤将钥匙从锁孔中拔了出来,一言不发地转身回到了还放映着浪漫喜剧爱情电影的客厅,脑子里却是满满的荒诞无比的推测。他认为有人擅闯私宅才应当是个合理的解释,可有个毫无科学依据的想法偏就盘踞他的所有思绪,直到脚边贝贝发出娇软的叫声,舔了舔自己粉嫩的鼻尖,他才回过神来。

 

贝贝伸出自己带着黑色手套的手,由着主人把自己抱在怀里,殷勤地用舌头舔舔蔡徐坤的脖颈。他睁着圆溜溜的猫眼,有些愧疚自己之前无厘头地和蔡徐坤闹脾气,只能用笨拙的方式去讨好他,这样才好保证自己的宵夜——营养膏的正常供应。

 

但今天的主人有些反常,小白猫乖巧地用双手扒着蔡徐坤的胸膛,想给他一个爱的亲亲,却被躲了过去。

 

蔡徐坤拧了眉撇过头,用手握住已经直立的贝贝的手隔开一人一猫之间的距离,眼尖地发现小白猫后腿上被藏在毛发里的血迹。

 

免不了又是一通说教。

 

将不情不愿的白猫塞进窝里,蔡徐坤躺回床上时却心事重重。

 

猩红的火光在夜里明明灭灭,一声轻而难觉的叹息在烟雾里被打捞起。

 

 

05.

 

由于上一回的浴室事件,近几日蔡徐坤借口怕被贝贝的体重魇住明令禁止白猫半夜爬床。

 

于是每一回蔡徐坤回到家就会看见自己床铺上安安静静地鼓着一个小丘,白色的尾巴尖露在温暖的棉被外头,时不时地动动自己的尾巴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这种时候,蔡徐坤不能直接把他从床铺里抱出来,否则就会挨上软绵绵的小拳头。于是他就会佯作不知,一边用有些紧张的语气说着“我的贝贝在哪”,一边在房间里绕圈儿,绕完以后就去客厅里再绕一圈才蹲在床铺旁边握住他的尾巴,晃着他的尾巴,将另一只手摸进被子里顺着毛,再装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惊呼出声。

 

“原来我的贝贝在这里呀?”他揉了揉贝贝透着粉色的耳尖,捏住他的草莓馅巧克力猫掌。

 

“怎么把自己藏进了被子出不来了呀?诶呦,宝贝你可快控制一下自己的体重吧,这我可受不了。”蔡徐坤吃吃地笑着,接住发出凶巴巴又尖利的声音的小猫,借着他的冲击顺势靠在床头柜上一副吃痛的模样。

 

“再也不理大笨蛋了,花了这么久才找到我!”他装作很不情愿地端坐在蔡徐坤的腹部,有些粘人地直往大笨蛋怀里直钻。然而他的这些埋怨在蔡徐坤听来只是一串无差别的撒娇。

 

不过他真的很重吗?自诩全社区第一美猫的贝贝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将尾巴绕到身前用爪子抱住,结果——

 

完蛋了,因为距离太近对了眼的贝贝发现自己只能勉强抱住尾巴尖了。

 

于是蔡徐坤看着小白猫抱着尾巴呆愣愣的,忽地软成一只传说中的液体动物,蔫蔫地将屁股对着自己,一个毛茸茸的大尾巴糊到自己脸上,又不敢太用力,也就因此毫无威慑力。

 

 

06.

 

好痛……

 

他如往日那样趴在床上消磨漫长的白日等待着主人的回归,被一阵熟悉的却汹涌百倍的疼痛完全支配身体。稀薄的气息没有办法安抚贪婪的猫,他只能跌跌撞撞地跃下床,钻进衣柜埋进叠放地整整齐齐的衣物,虽然因为已经清洗过而带着令人觉得有些格式化的洗衣粉的味道,却掩不住因为堆积而格外清晰的独属于蔡徐坤的好闻的气味。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他习惯性地摸了摸头顶,却没有碰到自己极为熟悉的柔软的耳朵。愣了愣,他便伸手试图抓住自己的尾巴,却只能抓住虚虚的空气。

 

似乎又有些什么与往常不同了。

 

随手抓起一件白色的衬衫和长裤,他学着主人的动作勉强地给自己套上了衣服,用纤细葱白的手指并不熟练地将纽扣怼进扣眼。

 

他想着,这回的变形也应该不会持续太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透过窗帘缝照进的一阙阳光也已经透过衣橱柜门细小的缝隙,在侧面投下微弱苍白的光。

 

“咦?”他轻声地吐出一个音节,又惊恐地捂住自己的嘴,颇有些不习惯。

 

怎么还没有变回去?贝贝轻手轻脚地爬出衣柜,尝试着像自己的笨蛋主人那样直立起身体走路,扶着墙壁一摇一晃地晃悠出房间,走到还没有把猫毛清理干净的餐厅。他将眼睛睁地大大的,新奇地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他长大的地方。

 

这是大笨蛋喜欢喝的东西?贝贝想起蔡徐坤经常会在晚上喝这种闻起来有些辣的东西,但是他喝完以后,身上会有股说不上来的好闻的气味,脸上也红红的,特别好看。

 

而且……而且大笨蛋只会在那种时候亲他的嘴巴和鼻尖。

 

贝贝想到这儿,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一脸餍足,似乎那上面还残留着那又甜又辣的味道。他又想,这奇奇怪怪的叫“酒”的东西是不是有什么副作用,不然为什么每次闻到那甜蜜的香气他总是会觉得脸上很烫,心脏又跳得这么快?

 

他好奇地拿下放在架子上的酒瓶,用牙费劲地拔出了橡木塞。迟疑着闻了闻那馥郁的酒香,贝贝皱着眉,小心翼翼地舔了舔瓶沿,登时眼前一亮,忍不住将嘴唇贴在瓶口,举着胳膊把酒“吨吨吨”地灌进肚子。

 

于是坐在地上的小酒鬼喝着喝着,越来越觉得困,便将酒瓶往手边一放,习惯性地就要趴在地上将自己团成一团枕在胳膊上昏沉沉地睡过去。还留着浅底的酒瓶轻轻倒在地上,将他身上那单薄的衬衫染透。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了电梯提示女音,他这才反应过来应该躲起来。贝贝酒立刻醒了一半,踩着轻飘飘的步伐走进卧房,想像来时那样钻进窄小的衣柜,却怎么也看不清又窄又暗的衣橱,额头都被横在那儿的挂衣杆撞出了红痕。他着急得连眼眶都泛了红,扁了嘴一副就要哭出来的模样。

 

沉重的门被合上发出了巨响,被惊动的少年下意识地将衣柜里折的整整齐齐的衣服扔到地上,再无措地钻进衣服堆里,只能屏住呼吸咬住下唇避免被发现的可能。

 

而进行了例行捉迷藏活动的蔡徐坤意外地没有发现猫影,他又去了餐厅一看——却看见地上一片狼藉。

 

他连忙将每个窗户的锁都检查了一遍,没有被撬开的痕迹。

 

蔡徐坤皱着眉,又推开主卧房门,握着握把的手一顿。

 

别是熬夜老眼昏花看错了吧,他想着。没等坐在衣服堆里露出一双又黑又漂亮的眼睛的少年回过神来,他当机立断、格外用力地甩上房门,在心里默数了三秒才再次打开门,和小少年四目相视面面相觑。

 

“喵……”他听见对方细弱的声音,那一脸惊讶的样子像极了他家的猫。

 

蔡徐坤几乎能想象得出,如果对方有耳朵和尾巴,那毛茸茸的尾巴会有多蓬松。

 

蔡徐坤没换成衣服,再一次把整个家翻了个底朝天也没见着有任何撬门的痕迹,排除了家里进了个漂亮却有些笨的贼这一可能性。最后,他勇敢无畏地捏着一根猫薄荷棒棒糖,像个英勇就义的壮士,再次拉开了房门,便看见长得清秀漂亮的少年跌跌撞撞地想站起来。对方听见开门的声音,眼里含着湿漉漉的雾气,抬头望了过来。

 

“你是贝贝?”蔡徐坤将棒棒糖往前递了递。

 

“你别走!”他看见蔡徐坤再次出现在面前,连额头上的疼痛都顾不上了,一把环住对方的脖颈,将自己挂在对方身上,仰着一张委屈相的小脸,“要,要抱!”

 

蔡徐坤连忙搂住穿着扣子扣得七零八落,染着脏兮兮酒污的衬衫,裤子前后穿反还红肿着脚踝的少年。对方的体重比猫的时候重了,蔡徐坤反倒被两眼红红的小猫扑倒在地,被他的双臂紧紧缠住。

 

贝贝方才以为主人出门是嫌弃自己、不要自己了,便皱着一张脸,哭红了眼打着嗝,嘴里还说着不成语句的词组。蔡徐坤被他这一出吓懵了,耐心地听着他用哭腔絮絮叨叨翻来覆去地说着他执意要说的话。

 

他说:“你不要丢下你的贝贝呀。”

 

蔡徐坤听明白了这句话,愣了愣,被对方相当自觉的从属关系逻辑取悦了,随即低下头在他被咬出血痕的嘴唇落下有些炽热的染了果香的一吻,“不会丢下的……我的宝贝。”

 

他闻到那甜蜜的香气,觉得脸上很烫,心脏又跳得那样快,倒是和那只偷喝了酒的小醉鬼一样了。

 

—END—

中秋快乐啊各位

评论(25)
热度(250)
©Juicy九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