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icy九寻

九寻

人山人海
幸运的人别说废话

坤廷/瑜昉/棣鸿
顺懂/荼岩/楚路/亮光/德哈/寺类

幸会
幸甚

【HAPPY KUNTING DAY 16:00】202男孩的恋爱日常


  
  *现实衍生 私设如山 不负责任的脑洞 小学生文笔
  *OOC警告 迷弟坤出没
  *短小精悍 一发完结小甜饼
  *cp:蔡徐坤X朱正廷(不拆不逆)
  *圈地自萌 请勿上升真人
  
  
01.
  蔡徐坤正坐在位置上,有些无趣地应付着旁人的搭讪,突然听见底下一片躁动。
  “朱正廷和Justin!”原先念念叨叨的人突然惊呼出声,打断了先前的话头。
  蔡徐坤一怔,耳边的声音都离他而去,他低头看向正缓缓走向舞台中心的人。
  一瞬间,世界上所有的光都像为他存在一般,从他头顶泄下,将他的眉眼、轮廓照得更清晰也更柔和。
  他握紧了手,感觉到掌心一片濡湿。
  朱正廷。
  今天穿得好成熟啊。
  为什么不笑了呢?
  对方似乎是感受到他灼热的目光,微微仰头看向他。有礼貌地弯起嘴角,向他点头。
  蔡徐坤松开手,掌心是指甲浅浅的刻痕。只不过是几秒钟的对视,他就觉得自己度过了一个世纪的溺水的旅人,僵硬到连手指也动不了一根。
  好几个月没看到他了,蔡徐坤把手放回到腿上,听着练习生们聒噪的议论声,看似认真实则神游物外地盯着那人,胶着的目光紧紧地跟随着他,像蓄势待发的野兽那样放肆。
  太好了。
  他也在这个节目。
  蔡徐坤微不可察地扬了扬嘴角。
  
  
02.
  朱正廷觉得从今天踏进演播厅开始,就有被人注视的毛骨悚然的感觉。
  也许只是因为上过produce的原因吧,朱正廷自我安慰,但那束目光太强烈了,就像被人盯上了一样。
  总算录制快要接近尾声,应该没有什么事了吧,他想着。就打算和公司里的弟弟一起去看宿舍了。
  “正廷哥。”蔡徐坤看到朱正廷步履匆匆,跑了几步追上他,微微俯了俯身。
  朱正廷突然被人叫住了,下意识脚步一顿,看向一旁穿着一看就很高级的衣服的男生,大脑疯狂运转,“你叫……蔡徐坤?”
  “你好啊。”朱正廷还是那样淡淡的笑着,语气却热络了些,“你今天跳的特别好。”
  对方似乎是没想到会得到他的夸奖,眼睛微微睁大,又立刻笑得眯弯了眼,“正廷哥跳的也很好看。”
  听到这里,朱正廷才反应过来从刚才开始觉得奇怪的地方。这人怎么这么自来熟,直接叫哥哥了。
  “我特别喜欢正廷哥。”蔡徐坤今天穿了有点内增高的鞋,能略微低着头看朱正廷,看到他松垮衣服下被遮挡住的背脊,有些害羞地撇开了头。
  “这——”我们才认识这么一会儿就说喜欢不喜欢的不太好吧。
  “从produce101的时候就喜欢你了。”蔡徐坤悄悄地又很自然地环住他的肩膀,“正廷哥先去陪我看看宿舍好不好?我们都分在A班说不定还在一个宿舍呢。”
  说着的同时,他又紧了紧手臂,带了些不容置疑的意味。
  朱正廷:好像遇见了难得一见的男粉,好刺激。
  “那先去看看吧。”朱正廷轻轻握住蔡徐坤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放了下来,“你这样我走路不舒服。”
  说完,朱正廷就自己先走在前头了。等了几秒钟也没听见后面有人跟上,忍不住回头看呆愣在原地的“新晋男饭”。
  “怎么不走?”
  “马上!”蔡徐坤又跑了几步跟了上来,努力地想绷住自己严肃的表情,但亮闪闪的眼睛和忍不住翘起的嘴角却暴露了他此刻像坐了火箭一样飞上天的好心情。
  我爱豆摸我的手了!
  我开心!
  蔡徐坤左手摸了摸右手,忍不住咧开嘴笑了起来。
  
  
03.(小蔡同学的日记本)
  Day1 今天录制了十几个小时的节目,但是居然见到正正了!我无敌开心!
  Day2 正正真的好喜欢吃东西呀,每次在食堂看他吃的这么开心心情也特别好,他真可爱。
  Day3 今天上舞蹈课的时候,正正被老师点名批评了,好想安慰他。
  
  
04.
  在张pd宣布完竞选c位的消息后,蔡徐坤偷偷凑到朱正廷耳边,趁着所有人尖叫的时候拉近两人间的距离。
  “正廷哥,你等会儿去争center吗?”
  朱正廷看着不仅一定要穿过人群坐到自己旁边还把自己毛茸茸的脑袋凑到肩膀旁边的蔡徐坤,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当然去了,不管怎么样试一下总是可以的。”
  经过几天的训练和蔡徐坤锲而不舍的搭讪之后,朱正廷已经很习惯身边有这么个弟弟每天每天黏着自己。
  连Justin都能十分习惯地在别人问起朱正廷的去向的时候,下意识来了句:“和坤哥在一起吧。”
  随着这种情况屡屡发生,黄明昊心中暗道不妙,却又不知问题出现在哪里。
  蔡徐坤:呵,年轻人。
  
  “那么接下来希望大家能借我一只手。”蔡徐坤握着话筒,忍不住往最上排望了眼,就听到他特别大声地应了他句,“我借你两只!”
  说完,他还伸出两只手,目光定定地看着他。
  灯光下他的眼睛像盛了月光和星屑的酒杯,闪着细碎而温柔的光亮。
  而现在,他的眼里只装满了他。
  蔡徐坤握着话筒的手紧了紧,连带着心脏跳动的频率也渐渐加快。没来得及想明白原因,工作人员已经点开了音乐,无法,他只能先表演完。
  为什么呢?
  蔡徐坤觉得有些东西开始不一样了。

  蔡徐坤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下巴,看着朱正廷空翻时不经意露出的线条优美的背部,目光变得深沉。
  随着朱正廷向前比了个枪的手势并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却很可爱的笑容,蔡徐坤觉得自己的心脏也被他击中。
  他第一次,这样的手足无措。
  被知道的话会被讨厌吧?
  蔡徐坤一想到这样之后可能的结果只觉得鼻头有些酸酸的,感觉自己根本不能离开他。
  什么时候从仰慕他到无法离开他了呢。
  果然是他对谁都这样好的原因吧,一旦被这样温柔对待,抽离半刻都像是对自己的折磨。
  太可恶了。
  明明知道是自己有了非分之想,蔡徐坤还是忍不住坏心眼儿地把错都归到对方身上。
  钢铁直男最后的挣扎。
  
  
05.(小蔡同学的日记本)
  Day4 我该离他远一点。
  
  
06.
  朱正廷觉得这几天很不对劲。
  他缩在练习室角落,将帽檐压低,悄悄挡住自己时不时看向那人的目光。
  他会注意到的吧。朱正廷再一次收回自己的目光,有些紧张地想。
  可是没有。对方始终没有回过头来,像过往的很多次一样,笑着向他走过来,坐到他身边,在听到自己说不舒服的时候会紧张地用手背碰碰额头,再额头贴额头,用那样暧昧的姿势,再贴近一些。
  那是朱正廷最开心的时候——他喜欢从那个角度看到的,蔡徐坤亮闪闪的眼睛里毫不遮掩的担忧,和他看起来就很适合接吻的嘴唇。
  这时候朱正廷就会笑着说:“我没有发烧啊,我骗你的。”
  对方就会拉开距离,用汗津津又冰凉手掌捧住他的脸,一脸嫌弃的样子:“哥你又骗我。”
  明明应该是让人不舒服到讨厌的触感,可却让人讨厌不起来——甚至,有一些的喜欢。
  可是今天,为什么不是这样呢?或者说,好几天了。
  我做错什么了吗?
  朱正廷把半张脸埋进了粉色卫衣里,只露出漂亮的眼睛和鼻子,用那种让人拒绝不了的眼神盯着蔡徐坤。
  把自己难过的表情遮住他就不会知道了吧。
  这样,他会注意到我吧。
  朱正廷恶劣地想着,却忍不住期待了起来。
  
  “我说,你们俩闹什么别扭了?”王子异开了瓶水趁着休息凑到蔡徐坤身边问。
  “没什么——”蔡徐坤摘了帽子,把有些汗湿的头发向后拨,“帮我去拿瓶水吧。”
  “你自己去——”王子异指了指放水的地方,突然发现旁边缩着个小小的影子,看起来可怜兮兮的,还一直用那样的眼神看向他们这边,“我可真服了你们俩了。”
  王子异走近一些,才发现朱正廷的脸上有些不正常的潮红。
  “正廷?”
  他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等了几秒才得到他迟钝的答复。
  “你是不是发烧了?”
  发烧?蔡徐坤捏着帽子的手紧了紧。他又在骗谁吗。
  “我不知道……可能有一点吧。”朱正廷伸出手比了两厘米的样子,“我觉得头有点晕,不过——”
  对方不由分说地把手放在他的额间,眉头渐渐扭了起来。
  “我带你去医务室,”王子异将他拉了起来,把他的手搭到自己肩上,将软绵绵的整个人揽在怀里,“蔡徐坤我先带正廷去医务室,等会儿有人来了帮忙说一声。”
  话音刚落,沉重的关门声便阻绝了他也想要跟过去的念头。
  居然真的发烧了。
  这个人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明明是哥哥啊。蔡徐坤越想越生气,不知是在气朱正廷不好好照顾自己,还是自己在这种时候却不能陪在他旁边。
  果然是我的错吧。
  
  
07.
  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白花花的天花板和王子异坐在一旁拿着苹果不知在思索什么的身影。
  “蔡徐坤呢?”朱正廷盯着手上的针孔,冰冷的液体进入血液的感觉被放大,令人不适。
  “他啊——可能等会儿才到吧。”王子异耸了耸肩,又接着说,“你怎么睡了这么一会儿就醒了,我才刚劈坏两个苹果呢。”
  朱正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劈坏苹果是个什么东西?
  “啊,就是这样。”王子异从床头拿起两个被削了大半果肉的苹果,“我觉得第三个我肯定也削不好,就把前两个也放着了,凑合凑合一起吃也和吃一整个没什么差别吧。”
  王子异挠挠头用诚挚的语气说着。
  朱正廷几乎不敢相信他是认真的,可是对方正直的目光让他很难反驳。
  于是小蔡同学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两人含情脉脉相对无言的样子。
  蔡徐坤:呵,男人。
  
  于是小蔡同学很小心眼地想着自己真的不会再原谅这对狗男男,轻手轻脚又退了出去没让任何人发现,又买了点消炎药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蔡徐坤对着桌上的药大眼瞪小眼,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买药的原因。明明王子异会帮他买,Justin和范丞丞也会给他买,那自己又算什么呢。
  闹别扭的是我,眼巴巴想要追上去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也是我,我是真的很差劲吧。
  蔡徐坤薅了把头发,额头撞着桌子怎么也想不通。
  我怎么和一个暗恋少女一样啊——心事一大堆还怕被别人看出来。
  
  
08.
  最后一直到朱正廷不再发烧了,蔡徐坤都没有把药送出去。
  只是他以为有效的冷处理失灵了。
  就算不给他送药,每天起床清醒后想的第一件事就是朱正廷吃药了吗,还发低烧吗。录制主题曲时看到他上台前还闭眼假寐,又忍不住不去担心他会不会在台上跌倒。睡觉前刷牙,手也会慢慢停下来,想着他今天会不会又在练习室练舞练到那样晚。
  今天的蔡徐坤也是这样,但今天的录制内容有点多,他必须打起精神来,不能再像之前那样魂不守舍了。
  
  “蔡徐坤,你来选队友吧。”
  突然被pd点名,蔡徐坤心中一紧。
  “我想选的第一个人是……”蔡徐坤心中想到一个名字,一想到他心里又苦又酸,却甜蜜地像要溢出来的蜂蜜,嘴角忍不住扬起一个可以称为微笑的弧度。
  “和我合作过的,朱正廷。”
  他因为惊讶而睁大了眼睛,笑着被周围羡慕的人打趣,又露出这样可爱的表情。
  可是他跑到台子上的却没有站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
  蔡徐坤向后瞥了眼,有些失望地垂下了嘴角,念完了剩下人选的名字。
  之后其他人选了什么歌、哪些队友,都和他无关。他不时用余光向后看朱正廷,却总是看到他在和不同的人聊天。
  所以我对他来说根本不是特殊的那个吧。蔡徐坤咬牙切齿地想,又一想到他发烧那天含着眼泪的眼睛,充了气的烦躁一下子就瘪了下去。
  
  随后便迅速投入到《PPAP》的练习中去,c位毋庸置疑是从他们两人中选出,可最后拿到c位蔡徐坤又有些失落。
  因为,周彦辰那个位和朱正廷居然有十指相扣!
  还脸贴脸这么近!
  嫉妒使人面目全非。于是在接下来的练习中,周彦辰总是能收到蔡徐坤的无理举报。从“队长,周彦辰又挤到我了”到“队长,周彦辰和朱正廷脸贴太近了,到时候粉会掉下来的”这样的无理取闹,连周锐都忍无可忍,决定暴打蔡徐坤狗头。
  “蔡徐坤你给我闭嘴!”
  “给我练表情!”
  “蔡徐坤你得可爱啊……”
  “你得可爱啊!”
  周锐恨铁不成钢,凑到朱正廷身边看着练习室里练表情到癫狂状态的蔡徐坤,“朱正廷,你觉得这怎么办?”
  “凉拌。”
  “可是你……”很可爱啊。
  “我不可爱。”朱正廷突然激动地瞪了他一眼。
  好好好,你一点也不可爱。
  可是哥哥你能不能先不鼓起脸再说这句话,这样真的毫无说服力啊。
  周锐默默在小黑本上给蔡徐坤和朱正廷各记了一笔。
  
  事实上PPAP最难的地方不是蔡徐坤不会装可爱,是蔡徐坤向朱正廷伸出手,然后两个人面对面站着。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在闹别扭,却也没什么办法。每次到这个动作,蔡徐坤总会忘记伸出手,或者是朱正廷的手刚搭上去他就像触电一般猛地把手收回。
  “蔡徐坤,你怎么搞的。”练习总是卡在这里,周锐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又转向朱正廷,“朱正廷你能帮忙和他单独练一下吗?”
  朱正廷点点头,他其实挺想和蔡徐坤聊一聊,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蔡徐坤……”朱正廷握着蔡徐坤软绵绵没使劲的手,自力更生转了进去,“你怎么不理我。”
  但是蔡徐坤只是低着头,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
  “你坐下,我们讲讲话。”朱正廷按着他的肩膀,强迫他坐下,膝盖贴着膝盖。
  “我不知道我是做了什么事让你开始讨厌我,你已经有四天没和我讲过话了。”
  蔡徐坤听着朱正廷的话,张了张嘴想反驳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这几天一直在想,刚开始你可能只是想和自己爱豆交朋友——没想到我也可以成为别人的爱豆。”他用手撑着下巴,笑着,语气却那么难过。
  “后来你发现这个哥哥很无趣,不会讲话也不会安慰人,实力也很差,不能再当你的爱豆了,所以你离开了他。”
  “我觉得这很正常啊,我能理解的,可是我很难过。”
  亲耳听到他在自己面前剖白,说自己很难过,蔡徐坤眼眶也有些泛红,“那我呢?”
  朱正廷一怔。
  “那么我呢,我在你心里算什么?为什么我不和你讲话你会很难过?”
  于是朱正廷非常认真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应该是我身边的第一个粉丝吧?被这么一个厉害的人喜欢是很了不起的事。”
  蔡徐坤用手捂住脸,闷闷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哥,你果然什么都不懂啊。”
  他把手放了下来,可这又能怪朱正廷什么呢,他喜欢朱正廷,可朱正廷没有义务喜欢他。
  喜欢,本就不是什么理所当然的事。
  朱正廷的大脑无法解析这句话的深层意思,于是他果断决定放弃。
  “好了,心也谈完了,赶紧起来练习吧。”他拍拍手,对小孩儿终于理自己了这一结果很满意。
  果然,朱正廷脑子缺根筋吧。
  蔡徐坤嘟了嘟嘴。
  “很好,坤坤,就是这样!”另一头一直关注着他们的周锐突然跳了起来,双手上举,以拥抱美好的明天的姿势赞美蔡徐坤。
  再加上一个周锐。
  蔡徐坤小心眼儿地想。
  
  
09.(小蔡同学的日记本)
  Day11 今天舞台上鞠躬的时候,他牵我的手了。他的票数果然是队里最高的,我就说他很可爱很有魅力,他为什么总是不相信自己。可是我的票数和他相差太多了,想和他离的再近一点点。还有就是周彦辰这个人怎么回事,他怎么对正正又搂又抱的,他是不是暗恋正正?不过正正在我挑眉之后笑的那么开心,我觉得周彦辰是没有什么机会了。
  
  
10.
  “哥,起床了。”Justin摇了摇还躺在床上直愣愣地不起床的格外反常的朱正廷。
  “Justin,你觉得,你梦到一个男生,说明了什么。”朱正廷没头没脑来了句,砸地我们纯纯的还停留在牵手阶段的小学鸡一脸懵。
  黄明昊心中警铃大作,他们的佛系队长今天似乎哪里不对劲,他仿佛闻到了不寻常的味道。
  傻孩子,这是爱情的味道。
  “可能是因为你们是好兄弟吧。”Justin沉思,如实说道。
  朱正廷推开他,“好了没事了,今天还要去录制花絮吧?”
  他看着自己的黑眼圈,哀悼了一下自己逝去的青春,认命地打了个底,假装自己是个天生丽质的boy。
  其实,梦到自己和一个男性友人接吻,根本不是什么正常的事情吧。
  他梦到在舞台上,蔡徐坤握着他的手,在向他挑眉后不管不顾地倾身。梦里应当是没有触觉的,可他偏就觉得嘴唇上是理所当然的柔软和温暖。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只觉得这儿烫到发慌,连脸上和脖颈都是一片热意。
  朱正廷打开门,看到像很早以前那样站在门口等他一起吃饭的蔡徐坤,第一次感到不知所措。
  “正廷,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对方围了条松松软软一看就很暖和的围巾,整张脸被遮了大半。
  和舞台上的帅气不同,台下的蔡徐坤语气软软的,声音也软软的,这些特点的好处在某些特定时刻总能发挥地淋漓尽致。
  比如,现在。
  直到坐在餐厅里吃饭了,朱正廷都没能理解自己是怎么被小孩儿拐来餐厅的。他悄咪咪看了眼蔡徐坤,发现对方也正看着自己。被抓包的某人反而还冲他笑了笑,才接着吃饭。
  远处的Justin和范丞丞感受到了小学鸡的悲哀,和莫名其妙被虐狗的感觉。
  不应当,我还是个孩子。
  
  “哥,你今天在想什么啊,脸这么红。”蔡徐坤拿出了一颗糖,剥开糖纸将糖抵在朱正廷唇间。
  软的。
  蔡徐坤眯了眯眼,笑得更开心。
  朱正廷用舌头把糖舔了进去,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把头抵在膝盖上,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蒸发了。
  是不是碰到了。
  暗恋中的两人各怀心思。
  应该是碰到了吧。
  他怎么没反应呢?
  “你……”
  “咳,怎么了?”蔡徐坤故作冷静将拳头抵在嘴上,实际上开心到大概能上天。
  “我刚刚……”
  “吃的那颗糖什么牌子的啊,挺好吃的。”
  这话说的不假,只是心里更甜一些。
  蔡徐坤紧张了半天等来一句糖挺好吃,他不可置信地转过头去,却看到朱正廷上扬的嘴角和装满了自己的眼睛。
  “我也觉得很甜。”
  蔡徐坤顿了顿,握住了朱正廷的手,意料之中,对方没有挣开他的手。
  “还有更甜的。”朱正廷轻声而迅速地咕哝了一句。
  “什——”蔡徐坤转过头还想再问一下,对方细密温暖的鼻息洒在他的唇间。
  随后唇上落下了轻轻一吻,像柔软水滴落在水面,泛起一层涟漪。蔡徐坤感觉自己耳膜都快爆炸了。
  浅尝辄止。
  朱正廷向后退了一些,复又吻了上来,完完全全地印了上来,带了不容后退的勇气和欣喜的雀跃。
  世界如同静止了一般。
  “和梦里一样啊。”他含糊不清地说着。
  “这是我第一次接吻。”朱正廷轻声说道,嘴唇还紧贴、摩挲着,呼吸交织。
  蔡徐坤亲了亲他微张着喘气的唇。
  “那可真是太巧了,”他握紧了朱正廷的手,“我也是。”
  
  “蔡徐坤!朱正廷!你们俩干什么呢,给里给气的像什么话。”
  周锐将手圈在嘴边喊了句。
  朱正廷连忙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脸红着跑去练习了。
  蔡徐坤手心一凉,一个眼刀飞了过去。
  周锐:我做错了什么?
  
  
  ——end——
  
不负责任小番外两则

1.竞争center结束后,蔡徐坤被问到对朱正廷的印象。
蔡徐坤:“正廷,我知道他的实力。”
内心os:我爱豆啊啊啊啊啊空翻都这么仙这么好看,我爱他我爱他!
  
2.初次评级朱正廷表演现代舞牵手张艺兴
蔡徐坤表面冷漠
内心os:不!!!我爱豆!!!摸了别的男人的手!!!不!!!那个人是我!!!
  
这下真的结束啦!!
希望大家看了以后心情愉快 高三狗实在抽不出时间啊,质量大概很糟糕吧(跪了)
望谅解(拜托拜托)
祝情人节快乐 坤廷一起走花路
说起来 我自己写着写着差点以为他们真的在谈恋爱了2333
  
下一位是我们超可爱的只只 @啾一口甜只只  请大家吹爆她

评论(12)
热度(287)
©Juicy九寻 | Powered by LOFTER